当前位置:首页 > 菲律宾圣安娜 > 列表



投之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:女工辞职照顾痴呆养母

时间:2017-10-18 11:28:43来源:网络 作者: 菲律宾圣安娜官网
 一碗汤的距离

  她是妈妈抱回来的女儿

  故事的主人公叫李治碧今年78岁,女儿李佳今年41岁。

  她们住在九龙坡区华岩镇华福路一个小区里,两家相距“一碗汤”的距离。

  她俩是一对特殊的母女。2009年,母亲患了阿尔茨海默症,就是人们常说的“老年痴呆”,李佳辞职带着丈夫住到母亲身边,像小时候母亲对她一样,抱着她散步、为她理发、给她喂饭……

  李佳说,妈妈只是回归了孩子般单纯状态。

  她还说,这是上天给她回报妈妈的机会——当年,妈妈从车站把她抱回家,现在她要陪着妈妈慢慢变老。

  妈妈,是我,佳佳

  妈妈开始遗忘女儿决心让她记住自己

  国庆节后一个普通早晨。李治碧坐在客厅轮椅上,看着电视傻傻地笑。

  李佳在旁边不时逗她,打着手语喊:“妈妈,是我,佳佳。”李治碧抬起头看着女儿依然傻笑,把头扭到一边自言自语说:“看电视”,没几分钟开始打瞌睡。

  李佳连忙喊,“莫睡,莫睡,看着我,我是佳佳”,李治碧咧着嘴笑,开始咿咿呀呀地喊着“Jia-jia”。

  每天早晨,伺候穿衣洗漱吃饭,李佳会扶着母亲坐在轮椅上,和她“聊天”,试图唤起母亲的回忆。

  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8年。2008年起,母亲的记忆力越来越差。有一次李佳回去时,看母亲坐在那里,不再谈往事,只对她傻傻地笑,笑得她泪流满面……

  “那个时候,我开始知道‘老年痴呆’这个病,妈妈的记忆就像被删除了一样,忘了自己,忘记了我,更别说未来的美好了。”李佳说,妈妈一度看到自己,甚至不知自己从哪里来,来做什么,甚至不知道她是谁。

  那个下午,李佳觉得烦闷。但她慢慢想明白了,病魔夺走她在母亲脑海里的片断,却摧毁不了母亲的爱。要让妈妈记住自己,李佳开始为此而努力。

  车站偶遇的小生命

  没有血缘关系的她们有浓厚的母女情

  时间退回到1976年,在沙坪坝勤俭纸箱厂上班的李治碧在高庙村车站捡到一个“巴掌大”女婴,刚刚失去双胞胎女儿的她,无法对这个小生命视而不见,便把她抱回家抚养,取名李佳。

  儿时的李佳和养母李治碧

  从李佳记事起,母亲给她的印象都是“说话温柔,即使是做错事,都是轻言细语讲道理”。

  后来,离了婚的李治碧选择独自抚养女儿,还要照顾年迈的妈妈。为了小李佳,她选择了不再生育。

  那时候,祖孙三人住在上肖家湾的一处老房子里,房子不大,但很温馨。平时李治碧回家七八点钟,一到家经常是从兜里变戏法似地掏出一颗糖,后来才知道,那是工友给妈妈的。每年春节,三个人的团年饭,母亲张罗一桌饭菜,总是大块大块把肉夹给她和外婆,自己却半天不动筷子。

  小时候有人嘲笑李佳“你是捡来的”,她没往心里去,因为母亲总是定地告诉她,“佳佳,你就是妈妈亲生的宝贝女儿”。

  有一天放学,无意中听见母亲和外婆说起自己的身世,感觉天一下子塌了。那天晚上,母亲把她叫进里屋,慈爱而小心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,并且说,不管你的亲生父母是谁,你依然是妈妈的女儿,妈妈永远爱你。

  到我陪你变老

  为了妈妈辞去工作安心陪伴

  随着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,渐渐地失去自理能力,加上继父是残疾人,年纪也大了,李佳不想把母亲送到养老院,毅然辞职回家照顾老人,这个决定也得到了丈夫的理解与支持。

  初秋的重庆有点冷,偶尔太阳出来的时候,李佳就扶着母亲到小区里散步,和邻居聊天。“妈妈,你看这是吴阿姨,我们邻居。”“这是陈婆婆,以前经常和你出去散步的。”

  这些看似口水话的话题,实际上为了唤起更多母亲的回忆。每隔一段时间,李佳还要带妈妈去楼下理疗店按摩。全家人有空的时候,李佳会带着母亲去自驾游,去她没有去过的地方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母亲慢慢地什么记忆都没有,甚至像小孩一样懵懂无知,忘记啮嚼和吞咽,到后期大小便失禁、失去了行走能力,如果没人专门照顾,走失了很容易有生命危险。“我不怕,我要陪伴她,因为这是我妈。”

  母女的艺术照尽显温馨

  去年,李佳带上妈妈去拍了艺术照,想在妈妈的生命中留下一张最美丽的照片。照片上的画面仿佛回到小时候的某个午后:妈妈笑得眯起眼睛,李佳像个小孩子一样,依偎在她身边,像是做了个美梦。


相关的主题文章: